祁东特产黄花菜,爱恨血泪皆情怀

2015-06-18 17:50:41 作者:萧志旺 来源:人民之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祁东特产黄花菜,爱恨血泪皆情怀》

----萧志旺


\

半个月前,一个同为80后的挚友满怀深情地对我说:“志旺,你写了不少介绍家乡祁东人文故事题材的文字,眼看黄花菜马上进入如火如荼收获的季节了,我也看了你写了一些关于黄花菜的歌词和零零散散的介绍,你能否酝酿一下写一篇与黄花菜相关的散文,让更多的朋友知道祁东黄花菜的种植历史和发展中的困难,特别是黄花菜的深层次文化和农民采摘黄花菜的辛劳。”,我看到他年轻的脸上难得一回严肃的表情听到他心忧家乡的真诚对白,我一时陷入了沉思。因为自己好久好久没有写散文,散文也从来不是我的强项,同时自己对黄花菜有一种“近乡情更怯”无从下手创作又爱又恨的纠结,但我还是回应了这位朋友:“好的,写作这个东西是讲究情感和灵感自然而然的碰撞和流露,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写一下。”,可由于忙于一些工作上的事物,一时又忘记了。

就在几天前的周末,我从祁东县城回了一趟位于石亭子镇五一村的家,妈妈告诉我她今年种植的黄花菜长势很好,估计最高峰“登荡”的那几天有两三百斤新鲜的黄花菜,而我爸爸几天前去了惠州陪姐姐过生日到外地旅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她一个人肯定摘不赢,言外之意需要我回家帮她采摘黄花菜,妈妈知道我在祁东也有点小忙,说只要我帮她采摘十天左右高峰期的黄花菜,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难过。父亲七十八了,母亲六十七了,妈妈比爸爸小十一岁,是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吃苦熬大的童养媳。爸爸早已过了古稀之年,妈妈也快要奔上古稀之年,按照古时候,父母早应该闲居在家,安享晚年与天伦之乐,可是我们的父母辈就是闲不住,可能是历经了抗日战争“走日本”的恐慌,解放前的磨难,解放后的一穷二白,六零年的大饥荒,文革时的不知所措,改革开放联产承包到户后到21世纪前的一段时间为了养家糊口培养孩子们拼命的劳作还要上交不堪重负的“皇粮”和农业税,待到现在子女们都成家立业了,大部分都外出打拼或者打工了,这些老年人不但成了农村主要劳动力还要担负起免费保姆的角色,也许他们是被当年的经历苦怕了,所以在他们身上永远抹不掉的是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的本性,只要爬得起、站得住,走得动就想着背起劳动工具外出劳作的,很多家乡的老人家从小干农活一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用家乡的土话形容是:“爬在地上咬口土,临死了脚上的泥巴都没有洗干净。”看到妈妈消瘦的身体和越来越多的白发,我觉得我们做子女的亏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我答应端午节之后,不管有多忙、有多累、我都会回家帮妈妈采摘黄花菜,天气太热,我真的放心不下她。要妈妈把黄花菜都给别人算了,她舍不得今年的劳动和生产物资的付出,姐夫和姐姐笑着说给我2000元手工费要我把爸爸妈妈种植的黄花菜的杆子全部用砍刀剁掉洗劫一空,然后赔偿妈妈双倍的损失,可我担心妈妈急出心脏病来,我是下不了手,只能劝说父母今年种了农作物就算了,明年黄花菜和槟榔香芋都不准种了,还不是让子女们操心担心,这么大年纪了,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是最大的幸福。同时黄花菜采摘的季节是感冒中暑、疲劳肠炎、毒蛇蚊虫叮咬皮肤感染高发期,村卫生室的业务也会很忙,我想今年的暑假档期,应该要在家里好好陪陪家人才是。自从自己2004年从衡阳学医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医疗卫生工作,去年才到祁东来创业发展,基本上没有在家采摘黄花菜,11年后,再次重温儿时和年少轻狂时的一些记忆和劳动场景,一定会风吹雨打,一定会被烈阳晒成“黑包公”,但短暂的煎熬相比较父母辈长年累月不分昼夜的劳作可以说是多么的卑微。


\
 

今天,窗外下着雨,不是很热,在公司的电脑上无意中听到了周华健的那一首《忘忧草》的老歌,突然想起朋友说的这个事情,端午节自己就要回到家乡采摘黄花菜了,肯定没有时间或者静下心来写这些文字。说实话,参加工作前,采摘了十多年的黄花菜,对黄花菜的文化并没有概念,也就是在20145月后和兄弟们几个一起筹建了祁东县电子商务协会和湖南祁湘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后请教了一些前辈才对黄花菜有更全面的了解。加之自己的家乡就在祁东县的西部丘陵地区全国黄花菜的原产地和主产区,每年的6月底到7月中旬是黄花菜漫山遍野盛开的最佳季节,满眼的金黄是一道无与伦比的风景线,同时也让祁东西区的老百姓,特别是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更辛苦更造孽了,每天都要顶着毒辣的烈阳,或者要在风吹雨打中从站立着采摘黄花菜每天数小时。由于自己是基层的乡村医生,基本上每年我都听到看到有人在采摘黄花菜时发痧中暑晕厥倒地的,去年就在官家嘴镇有一个老汉累死在黄花菜地的山坡上,至于那些由于长时间采摘黄花菜引起的一系列身体不适的人很多很多,体力透资的疲劳,毒蛇咬伤的急救、燥热或者湿寒入侵引起发烧感冒的、饮食不规律乱吃生冷患肠炎的还有忍饥挨饿引起低血糖的、下雨天挑担子路滑摔断了手脚的、由于大人忙于采摘黄花菜,小孩子没有照看溺水的或者被反锁在屋里被电击的,被家里的开水烫伤小孩的,家里煮粥的高压锅炸穿了房顶炸伤了人的,采摘黄花菜夫妻间都辛苦心情不好吵架喝农药的,很多很多这样的悲剧时刻都会发生。可以说:祁东黄花菜确实是祁东西区农民的一大经济支柱,但更是一部用生命的代价谱写的血泪史!

黄花菜,又名萱草、忘忧草、金针菜、健脑菜、安神菜、母亲花、谖草、宜男、绿葱花。味道鲜美,乃菜中极品。具有独特的营养价值、药用价值和观赏价值。属百合目,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根近肉质,中下部常有纺锤状膨大。花葶长短不一,花梗较短,花多朵,花被淡黄色、橘红色、黑紫色;蒴果钝三棱状椭圆形,花果期5-9月。黄花菜含有丰富的花粉、糖、蛋白质、维生素C、钙、脂肪、胡萝卜素、氨基酸等人体所必须的养分。主要分布于中国,国内主产区在湖南祁东。黄花菜性味甘凉,有止血、消炎、清热、利湿、消食、明目、安神等功效,对吐血、大便带血、小便不通、失眠、乳汁不下等有疗效,可作为病后或产后的调补品。苏东坡曾赋诗曰:“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他所述的“芳心”,就是指母亲的爱心,故黄花菜就是大中华真正意义上母亲花。白居易也有过诗云:“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据《本草注》说:“萱草味甘,令人好欢,乐而忘忧。”,在20世纪50年代,据闻董必武同志在公差外地时,寄给夫人何连芝四句道:“贻我含笑花,报以忘忧草,莫忧儿女事,常笑偕吾老”,以此劝慰她勿再为家事多忧。而据《诗经》记载:古代有位妇人因丈夫远征,遂在家栽种萱草,借以解愁忘忧,从此世人称之为“忘忧草”。近代中外学者对黄花菜的药用价值更有进一步发现,如日本学者把黄花菜称“健脑菜”。古有俗语----“等到黄花菜都凉了”,说明了黄花菜成阶梯性每天开花时不我待的习性。其实,民间常常说的“黄花闺女”“黄花妹子”,我个人分析应该与黄花菜是有关的,看网上资料未曾提及,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祁东的方言中,“黄花妹子”是指没有出嫁的处女,也就是没有被“开苞”过,这与黄花菜的生长规律和习性极度相似,可谓这个比喻十分接地气而贴切。其一,依据网上所云少女贴黄花,那么黄花菜应该是最美丽的黄花之一。其二,处女就是黄花闺女,就像是今天还没有采摘的黄花菜没有开花开苞前,她就是处女,如果过了一夜开苞了,就成了“昨日黄花”,少女变少妇了。其三,黄花菜没有松苞前的姿态亭亭玉立,仪态万千,摇曳的风韵与黄花闺女的形象吻合。相传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起义前,因家境贫寒,又身患疾病,全身浮肿,可谓贫困交加,饥寒交迫,以致常以乞食度日。曾遇一黄姓好心老妇煮些萱草送给他吃,一段时间后,陈胜的全身浮肿慢慢消退,疾病痊愈,身体也强壮起来。后来他与吴广组织农民起义,成为历史上首开先河的农民领袖。陈为感谢黄妇女之恩而,请她常住在家里,并把萱草称为忘忧草。当陈胜、吴广率领农民起义军攻下陈州(今河南淮阳县)建都称王时,士兵们在兵荒马乱中,把生机盎然的黄花菜践踏成不成样子,当地有个名叫金针的姑娘,看到这种情形十分痛惜,于是就对其精心管理栽培,结果这些黄花菜死而复活。棵棵长的亭亭玉立,开满迷人的鲜花。人们为纪念金针姑娘,便将黄花菜起名金针菜。清朝年间,永州地方官员 (当时祁东县与祁阳县未分设,属永州府管辖)开始将黄花菜作为地方贡品向朝廷进贡。清朝朝庭要员、有铁嘴铜牙之称的风流才子纪晓岚最爱吃黄花菜,用餐时一见到餐桌的黄花菜便手舞足蹈,兴奋不能自已。赞美道:“黄花美味,清爽香脆,其味无穷,常吃者聪明伶俐”。孙中山先生曾用“中山四物汤”作为自己健身的食疗食谱。“四物”即黄花菜、黑木耳、豆腐、黄豆芽、黄花菜位列其首。“中山四物汤”营养成分完备,是补血、养血、美容的良方,又是日常素食中价廉物美的珍肴。黄花菜的花有健胃、通乳、补血的功效,哺乳期妇女乳汁分泌不足者食之,可起到通乳下奶的作用;根有利尿、消肿的功效,可用于治疗浮肿,小便不利;叶有安神的作用,能治疗神经衰弱,心烦不眠,体虚浮肿等症。习惯上各种萱草的根入药不分,黄花菜有较好的健脑,抗衰老功效,是因其含有丰富的卵磷脂,这种物质是机体中许多细胞,特别是大脑细胞的组成成分,对增强和改善大脑功能有重要作用,同时能清除动脉内的沉积物,对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脑动脉阻塞等症状有特殊疗效,故人们称之为“健脑菜”。另据研究表明,黄花菜能显著降低血清胆固醇的含量,有利于高血压患者的康复,可作为高血压患者的保健蔬菜。黄花菜中还含有效成分能抑制癌细胞的生长,丰富的粗纤维能促进大便的排泄,因此可作为防治肠道癌瘤的食品。常吃黄花菜还能滋润皮肤,增强皮肤的韧性和弹力,可使皮肤细嫩饱满、润滑柔软,皱褶减少、色斑消退、增添美容、黄花菜还有抗菌免疫功能,具有中轻度的消炎解毒功效,并在防止传染方面有一定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鲜黄花菜中含有一种“秋水仙碱”的物质,它本身虽无毒,但经过肠胃道的吸收,在体内氧化为“二秋水仙碱”,则具有一定的毒性。所以在食用鲜品时,一定要掰开花瓣摘除中间的花粉内部结构,每次不要多吃。由于鲜黄花菜的有毒成份在高温60度时可减弱或消失,因此食用时,应先将鲜黄花菜用开水焯过,再用清水浸泡一段时间,捞出用水洗净后再进行炒食,这样秋水仙碱就能破坏掉,食用鲜黄花菜就安全了。通过蒸馏杀青后晒干或者烘烤出来后的干黄花菜烹饪前先用清水浸泡清洗一小段时间就可!


\
 

祁东县黄花菜己有500多年的种植历史,清朝年间,当时祁东县所在地的地方官员开始将黄花菜作为地方贡品向朝廷进贡。现在依然是祁东新四宝-----“黄花菜、槟榔香芋、中秋酥脆枣、生姜。”中的龙头老大哥。祁东黄花菜以肉质厚实、味道香甜、营养丰富、保健功能突出享誉全国。祁东黄花菜以根条大,上市时间早,产量最大,货源最充足、质量均匀为突出特点。从2000年开始,祁东的黄花菜种植面积飚升到16万亩,菜农达40万人,总产量超过全国的一半,祁东县被国家命名为“黄花菜原产地”。由此,奠定了祁东作为全国黄花菜产业的总指挥部和大本营的地位。祁东县作为黄花菜原产地,目前祁东已经发展成全国最大的黄花菜种植基地,从祁东县城出发一路向西,沿途依次经过风石堰、白地市、石亭子、黄土铺、官家嘴、步云桥、蒋家桥等几个大镇,黄花菜产区就主要集中在石亭子镇、黄土铺镇、官家嘴镇。全县年产干黄花菜8万吨,年销售额10多亿元,已经成为祁东农业经济的主要来源。2002年,根据《原产地域产品保护规定》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公告 115(2002-11-15)》,依法受理了祁东黄花菜原产地域保护。201562日,从国家质监总局组织的专家评审会上传来喜讯,祁东黄花菜顺利通过专家评审团最终审定,正式纳入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至此,祁东黄花菜产业发展进入规范化、法制化发展轨道。祁东黄花菜喜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是祁东农业规范化、品牌化战略的重大成果,对提升祁东知名度、美誉度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必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